你的位置:主页 > 凤凰财经 >

美联储带头:全球央行正在彻底转型

2020-05-01 03:19      点击:

  导读:面对这个未曾有过的黑天鹅,美联储的应对方式是打破央行的禁忌和边界。

  截至4月30日,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已超320万。面对这个未曾有过的黑天鹅,美联储的应对方式是打破央行的禁忌和边界。

  美联储通过一系列眼花缭乱的工具为市场注入了大量流动性,不仅大规模购买美国国债,还向企业发放大量贷款。

  3月17日和18日,陆续重启了08年金融危机时期的CPFF、PDCF、MMLF;

  3月23日,建立PMCCF、 SMCCF,重启TALF,暗示无限量化宽松;

  4月9日,宣布提供至多2.3万亿美元贷款,建立主街贷款计划MSLP,购买垃圾债;

  在这些火力全开的操作下,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规模迅速激增,截至4月22日当周已升至6.57万亿美元。

  经济学家们预计,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规模将扩大至8万亿至11万亿美元,不仅远高于去年的4万亿美元,也是07-09年金融危机后的两倍。

  对此,前美联储主席耶伦在3月底表示,美联储确实是不遗余力、竭尽所能的,而且行动非常迅速。

  美国明尼阿波利斯联储主席卡什卡4月中旬接受采访时称赞扬了美联储的行动。他表示,鲍威尔从2008年的金融危机中学习了经验,整个美联储也都在尽可能地积极行动,这是正确的做法。

  纽约联储主席威廉姆斯也称,美联储“及时而有力的行动避免了信贷流动的潜在中断,并在市场异常动荡之时提供资金和稳定”。

  Evercore ISI全球政策和央行战略主管Krishna Guha这么评价美联储的行动:美联储4月9日宣布举措的范围之广令人震惊,这些举措广泛而深入地扩大了对金融市场、小中型企业借贷的支持。“美联储正在与病毒作战,这是对信贷政策的承诺达到了战时程度。”

  橡树资本联合主席霍华德•马克斯在最新一篇备忘录中质疑,美联储购买垃圾债券的决策会导致巨大的道德风险。

  有一句老话,大意是“资本主义没有破产就如同宗教没有地狱”,它强烈地吸引着我。

  当参与者对损失有合理的恐惧时,市场会运作得最好。美联储或政府的角色不应该是消灭这种恐惧。

  关于向中小企业提供至多6000亿美元贷款的主街贷款计划MSLP,哥伦比亚大学Glenn Hubbard接受媒体采访时认为,一个风险是美联储重振了华尔街,但是计划本身却没有起到作用,这可能会对美联储的声誉造成打击。08年金融危机时美联储和美国财政部救助了银行并最终获得了利润,这意味着如果美联储没有赔钱,那么说明钱没有借给需要的人。

  4月21日举行的一场国债拍卖中,印尼央行直接购买了1.7万亿印尼盾(1.08亿美元)的伊斯兰债券。这也是印尼央行自印尼政府宣布新冠疫情刺激方案以来的首次在一级市场直接购买。

  当地媒体4月29日报道,印尼央行已向银行和债券市场注入了约503.8万亿印尼盾(约327亿美元),以稳定印尼盾汇率、支持政府的融资需求。印尼央行行长Perry Warjiyo称,在印尼央行释放了102万亿印尼盾(约65.4亿美元)的流动性后,银行将需要购买政府债券。

  印度央行也在3月27日一次性推出了下调基准利率、下调存款准备金、大规模购买资产三大措施。

  报道称,数据显示印度央行在4月16日购买了价值1498.9亿卢比(约20亿美元)的国债,而就在此前一天等值的国债在一次拍卖中被少数买家买走。

  尽管印度央行被禁止直接从政府那里购买国债,但是2018年通过的一项立法中有一个免责条款:如果财政赤字预计比当年的目标高0.5个百分点,那么允许印度央行直接参与国债一级市场拍卖。

  据媒体估算,截至明年2月底,印尼央行将持有11%的政府债务(不包括票据),澳洲联储和新西兰央行的比例分别是24%和39%。

  以印尼为例,新加坡Nikko Asset Management Asia投资组合经理Edward Ng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印尼实际上已经开始财政债务货币化。

  外国投资者持有该国32%的主权债务。有分析师担心,风险溢价会被扭曲,全球投资者可能会被央行挤出市场。

  各大央行积极扩表的背后,是传统货币政策失效和现代货币理论(MMT)的逐渐盛行。

  现代货币学理论认为,政府为了推动经济增长应该通过印钞为大胆的支出计划提供资金,只要政府举债用的是自己的货币,只要通胀率没有失控,就不用担心赤字问题。

  自诞生以来三十多年,去年年初关于“现代货币理论是否失效”曾引发了一场大讨论,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克鲁格曼、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前美国财长萨默斯等纷纷站队。全球最大资管公司贝莱德CEO Larry Fink更是认为MMT理论就是垃圾。他指出,赤字问题很关键,赤字将大幅推高利率,并可能将其推至不可持续的水平。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指出,金融危机后的非常规货币政策核心是两件事,一是克服所谓的零利率下限,二是央行在做财政的事;而财政政策货币化的代价,就是央行的独立性越来越弱。

  中国是全球主要经济体中货币政策空间比较大的国家,目前我们仍有9.4%的存款准备金率、1.2-1.3%的基准利率,这对于中国未来维持长期战略机遇期具有重要优势。

  在全球经济衰退之后,美联储、欧央行的独立性下降,重要的原因是货币政策没有空间,所以转向财政政策是很自然的。

 网站地图